TXT全本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四章 逆转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附身吕布最新章节!

    当得知马超前来挑战之时,梁兴被吓了一跳,半月前那场夜袭战,杀的韩遂割须弃袍的事情已经在军营中传开,也让马超声威大震,西凉将士听到马超的名字都会不寒而栗,梁兴不敢怠慢,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与马超之间,可是有着灭门之恨的,如果说这西凉军中,马超最恨的是韩遂,那接下来,恐怕就是他梁兴了,连忙带人来到辕门之上观望。

    铁蹄奔腾,碎曹四溅,站在辕门上,但见马超带着三千骑兵,在营寨前来回奔走,甚至不时会有人奔进射击范围,诱使守营将士放箭。

    “梁兴何在,可敢出营与我一战!?”一声爆裂的怒吼声犹如惊雷般撕裂天地,在营外炸响。

    听到这个声音,梁兴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这样的声音,他太熟悉了。

    “西凉男儿,就当堂堂正正,哪怕战死疆场也百死无悔,难道你们的勇武,就只能用老弱妇孺,还有刚刚出生的稚子来彰显吗?”马超看到梁兴出现在辕门上,冷声大骂道。

    梁兴面色微赫,周围的目光让他感觉有些刺人,毕竟杀人老幼,在军中不是没有,只是通常令人不齿而已。

    “梁兴,你若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与我堂堂正正一战,休要效仿那女儿之态!”马超朗声喝道。

    “哼!”梁兴冷哼一声,看向马超的方向大声道:“行军打仗,岂能如那无谋匹夫一般?马超,若想为你家人报仇,便来攻营,梁某在此恭候,若没这个本事,还是趁早滚回去吧。”

    “杀!”就在梁兴说话之际,马超突然打马向前,三千骑士紧随其后,须臾间,已经冲入敌军的射程之内。

    一柄三尺长的投枪已经出现在马超手中,不等对方有任何反应,高高举起的右手猛然朝着前方甩出。

    “杀~杀~”

    此起彼伏的喊杀声中,马超身后的三千骑士紧跟着吐气开声,用尽全身力气将握在手中的投枪甩飞出去,三千支投枪在空中形成一片绵密的死亡森林,携带着令人窒息的尖啸,朝着辕门方向攒射而至。

    “嗯!?”眼见一抹寒光迎面激射而至,梁兴顾不得下令放箭,不及细想,手中钢枪倏然点出,耳畔传来一声嗡鸣,同时手臂一麻,钢枪差点脱手而飞。

    噗噗噗~

    梁兴勉强挡住了马超射来的投枪,但周围的将士可没那么好运,三千支投枪铺天盖地般落下来,许多将士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被一根根冰冷的投枪洞穿了身体,辕门四周,几乎被清空了一片。

    “破门!”马超目光一亮,厉喝一声,率先冲向辕门。

    “哼!”梁兴目光一冷,猛地一挥手,在辕门之后,事先准备好的弓箭手同时向天空抛射,密集的箭雨自天空中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马超拨打着四周的箭矢,恨恨的瞪了梁兴一眼,一个呼啸,带着三千铁骑扬长而去。

    “将军,是否追击?”一名副将爬上辕门,看着远去的马超,不由兴奋的问道。

    追个屁啊?没看到旁边还有俩支兵马在虎视眈眈吗?梁兴无语的白了这名副将一眼,摇了摇头道:“加强戒备,谨守营寨,待主公攻破北地之后,再行进攻!”

    “喏!”武将连忙躬身答应一声,目送梁兴离去,看了看四周狼藉的尸体,不由暗暗咋舌,连忙命人清理尸体,同时重新加固防御。

    马超带着兵马回到本阵,看着远处的营寨,恨恨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没想到梁兴这狗贼,竟然如此无胆!”

    “大兄,既然无法诱敌出营,我们还是先回城吧。”马岱见马超并未像那夜一般失去理智,连忙劝道。

    “回城!”马超点了点头,强攻的话,也只是徒耗兵力,还是与李先生商议之后,再做计议吧。

    北地郡,富平。

    看着再一次被赶下城墙的西凉军,韩遂无奈下达了鸣金的号令,富平在高顺的守卫下,可说是滴水不漏,任韩遂想尽对策,对方却犹如磐石一般,难以攻破。

    “想不到高顺竟然如此善守!”韩遂看着麾下士气低落的众将,摇了摇头宽慰道:“诸位将军不必担忧,战斗才刚刚开始,高顺兵力不足,不出十天,富平便会无兵可调,届时破城,易如反掌。”

    帐下众将苦笑着点点头,连续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轮番进攻,也让这些人有了一丝疲态。

    李堪眼见士气不高,连忙转移话题道:“这高顺必是带了吕布麾下最精锐的部队,我们这边虽然难打,但泥阳方向,成宜将军那里必然轻松许多,也许此时已经攻破了泥阳!”

    韩遂闻言,不禁微笑着点点头,这李堪虽然贪生怕死,但这嘴上的功夫还是不差的,正说话间,营帐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浑身血污的战士冲进来,凄厉道:“主公,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韩遂猛地站起来,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日泥阳守将张辽率领百人冲阵,成宜将军措手不及之下,被斩于三军之中,大军溃败,如今泥阳城外的大军已然悉数逃回。”

    “什么!?”韩遂以及帐中众将闻言,齐齐变色,百人冲阵,千军万马之中,将成宜斩杀?这怎么可能?

    “张横、程银,你二人立刻前往泥阳,接管军队!”韩遂面色铁青的道。

    “喏!”二人答应一声,正要接令,营帐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一名风尘仆仆的西凉战士进来。

    “主公,陇西急报!”

    “陇西!?”韩遂闻言大惊,连忙几步上前,一把抢过对方手中的竹笺,一目十行的看下去,面色渐渐化作惨白。

    “主公,究竟出了何事?”众将眼见韩遂如此表情,连忙问道。

    “何事?”韩遂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看向还未离开的程银、张横道:“你二人速去泥阳接管军队,而后将兵马撤往武威,李堪,你去通知梁兴,退守冀县,其余人集合大军,随我撤往武威!”

    众将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只得躬身答应一声,各自离去。

    韩遂留在帐中,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战报,一瞬间,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