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八章 三军溃败(继续求)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附身吕布最新章节!

    在下达撤退命令的一瞬间,呼厨泉就后悔了,眼看着大军乱作一团,在汉军的突击下,逐渐变成了溃败,心知若任由情况这样继续发展下去,这一仗就这样没头没脑的败了,心中懊悔不已,但事已至此,只能尽量挽回,一边命大将绕道大阵后方,组织败军重头再来,一边带着亲卫在阵中游走,不断喝止匈奴人的混乱。

    “贼寇,哪里走!”就在此时,吕布已经深深地扎入了阵中,吕布自然不认得呼厨泉,只是往帅旗的方向奔去,身陷重围,却怡然不惧,方天画戟指东打西,赤兔马脚踏八方,犹如一团旋风般驰骋而过,留下满地残尸,直直的往帅旗的方向杀来。

    “快,拦住他!”呼厨泉没想到汉军之中,竟然有如此强悍的猛将,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继续指挥部队,一边策马后退,一边指挥周围的武将上前围攻吕布。

    四名匈奴武将咆哮着分开人群,朝着吕布杀来。

    四名匈奴武将,每一个身上都是杀气腾腾,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四人不凡,那是经历无数战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身上才会有的气势,吕布却怡然不惧,他来到这个世界时间虽然不长,但经历过的战争杀戮可丝毫不少,面对四人合击。

    “死!”吕布一声爆喝,一勒马缰,赤兔马两蹄腾空,人立而起,在冲锋中逆反物理常识一般停止,避开了四人的合击,方天画戟借着赤兔马回落之际带着万钧之势狠狠地朝着一名匈奴武将的脑门儿劈下,冰冷的戟锋撕裂空气,带起刺耳的尖啸声。

    匈奴武将只觉胸口一阵烦闷,怒吼一声,将手中的狼牙棒高高举起,试图当下这威猛绝伦的一戟。

    “铛~”

    一声清越的脆鸣却有种洪钟大吕般的浑厚向四周蔓延,一圈看不见的震动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蔓延,狂暴的气劲刺激的周围的匈奴勇士连连后退,狼牙棒应声而断,锋利的戟锋却丝毫未曾受阻,寒光一闪间,便没入了匈奴武将的脑门儿,将匈奴武将从中直接劈成两半,余势不止,顺势将其胯下的战马也从中裂开,赤兔马趁机嘶吼一声,窜出了另外三名匈奴武将的夹击,吕布在马上一招怪蟒翻身,回身一戟将另一名匈奴武将斩杀。

    “杀!”并没有理会另外两名匈奴武将,吕布借着赤兔马快,迅速脱离战斗,朝着帅旗的方向继续冲锋。

    这一番激战说起来复杂,但从吕布与匈奴武将交锋,赤兔马人立而起,吕布暴击斩将,这一连串险恶的交锋只是发生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那边呼厨泉还未松口气,便看到吕布已经顷刻间连斩两将,再次朝着这边冲杀过来,顿时亡魂皆冒,再也顾不得其他,调转马头便跑。

    吕布匹马冲到帅旗前,手起戟落,将旗杆斩断,回头四顾,却见对方主将已经在乱军的簇拥下不知去向,冷哼一声,调转马头,眼看那两名匈奴武将竟然杀入了自己军中,一名挡住了韩德,另一人去开始大杀四方,只是这会儿功夫,已经杀了数名汉军,档及大怒,双腿一夹马腹,反冲回来,手中方天画戟更是甩手掷出。

    韩德与匈奴武将硬撼一记,急切见难以收拾,眼看着另一名武将正在杀戮将士,不由又惊又怒,便在此时,眼角处掠过一抹寒光,紧跟着耳畔响起一声刺耳的嗡鸣,令他心中一阵烦闷,再看向匈奴武将时,却愕然的发现一杆方天画戟从天而降,直接将匈奴武将连人带马钉在了地上。

    “继续冲杀!”一声冷喝声中,吕布策马而过,反手一把拎起方天画戟,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名武将杀去,那武将杀的正兴起时,突然感觉一股寒气逼迫而来,下意识的回头,却见那员汉人猛将不知何时已经杀了回来,心中大惊,连忙想要调转马头逃走,四人联手都被吕布轻易杀出,如今局势调转,他可没信心与吕布再战。

    “吼~”便在此时,一名被他用狼牙棒砸下马背却还未死透的将士眼中闪过一抹狰狞,咆哮着一把抱住了一只马腿,任由马蹄将自己的胸膛整个踩塌下去,双手却死死拖住马腿,令战马无法行走。

    “死!”匈奴武将大惊失色,手中狼牙棒狠狠地往对方身上杵过去,直接将那名将是脑袋捣碎。

    “吼~”便是这瞬间的耽搁,一声犹如猛兽般的咆哮在耳畔响起,死亡的压迫感自背后袭来,匈奴武将本能的将狼牙棒一倒,横在背后,紧跟着一声巨响声中,一缕寒芒自他背后掠过,整个上半身被吕布一戟斩下。

    目光落在那名已经被踩的不成人形,双手却依旧死死地抱在马腿上的将士身上扫过,吕布眼中闪过一抹森冷,反手一戟,将那匹战马的马头剁了下来。

    “杀~”深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吕布猛地举起方天画戟,发出一声狂暴的怒吼,赤兔马再次加速,朝着溃败的匈奴人狠狠杀去,方天画戟上下翻动,血肉横飞,残值断臂落满一地,如同劈波斩浪一般,在匈奴人的人群中杀出一条条血路。

    后方无论汉人骑兵还是月氏精锐,都已经在吕布的带领下杀红了眼,远的射箭,近处直接挥舞着兵器上前厮杀一番,匈奴人此刻从一开始的溃败到如今已经被杀的胆寒,根本不敢回头,只是亡命奔逃。

    广阔的草原上,出现震撼人心的一幕,匈奴人即便战败,依旧还是吕布这支杂军的两倍,却被一万杂军漫山遍野的追着狠杀,从日落黄昏,杀到凌晨三更,从鸡鹿寨一直厮杀到美稷城下,这一路几乎是拿匈奴人的尸体铺下来的。

    当呼厨泉率领着残兵败将回到美稷城后,也顾不得后方还有己方的人马,连忙命人关闭城门,集结城内所有匈奴战士守城,经此一战,他算是被吕布杀怕了。

    吕布一路杀到美稷城下,看着守城的匈奴人一个个紧张的张弓搭箭,警惕的看着缓缓聚集起来的大军。

    “找个月氏将领过来?”吕布舒缓了一下身体,扭头看向身边的韩德道。

    “喏!”韩德闻言,连忙策马离开,不一会儿,一名月氏将领在韩德的带领下来到吕布身边。

    “末将骨朵巫马参见将军!”月氏将领崇拜的看着吕布,以蹩脚的汉语表达着自己对吕布的尊敬。

    经此一战,吕布无敌的映像已经在这些月氏人心中扎下了根,按照游牧民族强者为尊的观念,今后就算月氏王想要反叛,这些月氏精锐恐怕都不会答应。

    “汉话说的不错。”吕布没有直接下令,轻松地微笑道,仗打到这个地步,指望匈奴人在这个时候杀出成来已经不现实了。

    “将军谬赞!”骨朵巫马受宠若惊,连忙谦虚道。

    “还懂得谦虚,不错。”吕布心情大好,大笑道:“说说,距离这美稷城最近的匈奴营寨是哪个?”

    虽然这河套之地以后都将会被吕布吞并,但目前吕布兵少,不宜过多树敌,待日后整合关中西凉之后,才是真正入主河套的时候,现在只能压着匈奴打。

    “是匈奴左贤王部,他的部落距离美稷城只有不到五十里。”骨朵巫马想也不想的答道,这一次左贤王部也是出征的主力,当然,损失自然也最大。

    “左贤王?”吕布冷哼一声:“区区蛮夷,也敢妄自称王,将士们,今夜我们就在左贤王的部落修整,杀光他们的男人,他们的女人、财物都是你们的!”

    “吼~”无数月氏人甚至包括吕布麾下的汉人闻言都不禁兴奋地咆哮起来,连续征战的疲惫仿佛也不翼而飞。

    看着这些兴奋嚎叫的将士,吕布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他一向信奉的是令行禁止,这样的做法跟他的初衷并不吻合,这样的做法,很容易让这些士兵生出兽性,但他别无选择。

    月氏人不说,他手下的这些汉军跟着他一路从西凉杀到河套,转战千里,每一场都是硬仗,神经早已经被绷紧,如果不找机会让他们发泄,这样下去,这些将士迟早有一天,会被憋成一个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到时候,便是吕布也难以管住,如果带回西凉,这些人将会成为一场灾难。

    但吕布更不能看着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将士去死,他们需要发泄,那就拿匈奴人来发泄,总之不能去祸害汉人。

    “韩德,我军损失如何?”并没有急着赶路,大军不紧不慢的朝着左贤王的部落进发,吕布坐在赤兔马上,亲昵的摸着赤兔的鬃毛,扭头看向跟上来的韩德。

    “回主公,随我们出征的将士如今还剩两千人多一些。”韩德声音有些低沉的道:“月氏人经此一战,折损了千余人,多是自己误入陷马坑,战死者却是不多。”

    吕布点点头,悠悠的叹了口气:“将那些战死的将士记下来,回去以后,我要将他们的家人聚集起来赡养,不能让这些为我们舍生入死的将士遗孤被饿死!”出征时五千人,到如今,已经折损过半,这场仗,也该结束了。

    “末将谨记!”韩德闻言,肃然起敬,郑重向吕布行了一礼道。

    大军行了一个时辰之后,在月氏人的带领下,终于到了左贤王的部落,又是一场厮杀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