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 55 章

    在太子修长的手指碰到自己的一刹那, 溶溶整个人就僵住了。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动作, 不用回头,溶溶就知道是他。

    他一向是很喜欢从后面过来抱她的。通常情况下,当他温热的气息吹到她耳边的时候, 整个人便会像抽干了力气一般,软软地往后跌去,正好跌进他怀里。

    然而她并不是景溶。

    溶溶本能地想去掰开的手, 可即便他只剩下一只左手可以动, 也不是溶溶的力气可以对抗的。

    看到溶溶的反抗,太子低低哼笑了一声,像是嘲讽, 又像是不屑。

    下一瞬, 原本还放在溶溶腰间的手开始往上挪动, 从方才已经松动的衣裳缝里溜了进去,迅速抓到了他要寻找的东西。

    溶溶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元宝还在旁边,她不想让元宝听到这该死的动静!

    若只是一般的碰触, 她或许还能忍得住,偏偏太子的手掌被刺客用剑划伤, 粗粝的伤疤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感觉难以名状,令溶溶根本抑制不住,闷哼出声。

    “放开我!”溶溶气急, 低喝道。

    太子没有回答,回以溶溶的是更加的肆无忌惮。

    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莽撞少年,当初景溶教导了他那么久,早把他的一身青涩退去,变成了个中高手。

    若是景溶……她是在敬事房受过训练的,自然可以抵挡。偏生如今这副身子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小姑娘,他只不过略施小计就让她溃不成军。

    溶溶想狠狠骂他,可又不愿吵醒元宝,让他瞧见自己如此羞耻的模样。

    情急之下,溶溶用尽全身的力气在他的右手胳膊上狠狠一拧!太子果然吃疼,轻轻地“嘶”了一声,搂住溶溶的手稍稍松开了一些。

    溶溶察觉到有用索性两只手在他右边胳膊上使劲掐,虽然掐不太动,但溶溶知道他伤口在哪里,她就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疼!

    “力气不小。”

    溶溶这般使劲,他的声音居然还是十分平静。仿佛溶溶的反抗,只能换来他的嘲笑。

    “放开我!”溶溶再次道。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狠一点,可她的狠落在他眼里,宛若一只肥美的小白兔朝着大灰狼张牙舞爪。

    他果然没有什么反应,伸手拉住溶溶的肩膀,略一使劲儿就把溶溶推倒在榻上。

    溶溶被他制得不能动弹,眼看着腰带离身,整个人像剥了壳的熟鸡蛋一般躺在他跟前。

    “刘祯,你这个疯子!”溶溶想咆哮,却又为着元宝刻意压低了声音,骂得又快又轻,“有你这样做父亲的人么为什么要在元宝跟前做这种事!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提到了元宝,太子拈着她衣裳的手果然停下来了,然而下一刻,他说出的话却令溶溶更加崩溃。

    “那你想在哪里做”

    这个人到底饥渴成什么样了竟然这样疯

    溶溶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照着他清隽的脸,狠狠打了一巴掌。

    这巴掌声在深夜里听着实在太过刺耳,睡在墙角那边的元宝“哼”了几声,往这边滚过来了一点。

    太子侧头往元宝那边看去,见元宝身上的被子滑到了榻上,稍稍起身替他盖好被子。

    趁着这一点点的空档,溶溶翻身而起,拢着衣裳朝冲出了这间屋子。

    她很想离开玉华宫,跑得越远越好,可她这副模样怎么能让人瞧见,只能一路跑回寝殿。

    进了寝殿,溶溶将门紧紧关上,弓着身子缩进锦被里,直到此时才发现肚兜都落在了那边小书房,身上空落落的,只好爬起来重新去找了衣裳穿好。

    她不敢再换寝衣,就这么和衣而睡。

    方才闹那么一场,睡意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她躺在榻上,久久无法合眼。

    ……

    今夜同样无法合眼的,还有太子。

    右手手臂钻心一样的疼,方才那女人真是挺狠心的,尽朝着他手上没长好的地方掐,恨不得能把他当场掐死。

    太子轻轻一笑。

    一直以来是他大意了。

    其实,早在谢家的温泉庄子上,她替自己解腰带的时候就应该有所察觉。再不济那回她吃了媚药,那时候她失了神志,说的话做的事自然都是最真实的。何况刚才,他动手的每一个动作,这女人都仿佛预知一般,提前开始抵抗,尽管她的抵抗太过无力。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太子伸手扶额,狠狠揉了揉太阳穴。

    疑团很多,不过他是个有耐心的人,早晚能查个明明白白,把她的画皮扒下来。

    身上燥热得厉害,太子咬牙切齿站起身,朝外头喊道。

    “福全,打水,要凉水。”

    ……

    谢元初用过早膳,便往东宫来了。

    这些日子朝野内外发生了不少事情,太子在东宫养伤,许多事都顾不上,谢元初只有跑过来找太子商议。当然今天他来,并非为着什么正事,而是奉了宫中的旨意,前来劝说太子的。

    不过,他一进玉华宫,就感觉气氛不太对。

    “世子,这边请。”

    谢元初点了点头,目光随意往寝殿那边一望,福全便道:“世子别瞧那边,溶溶姑娘还没起呢!”

    “如今是主子了”谢元初状若不经意道。

    “可不是么!”

    对上福全意味深长的眼神,谢元初心下了然。早就耳闻溶溶陪着太子住在玉华宫,如今看来,两人早已过上了鸳鸯戏水的神仙日子。

    谢元初随着福全进了寝殿旁边的小书房,一进去就愣了。

    这间小书房用作书房时原本还算宽敞,如今却硬生生地在屋子里摆了一方睡榻,整间屋子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此刻,太子正坐在榻边,由着太医为他上药包扎。

    见谢元初进来了,示意他坐下。

    谢元初坐在一旁,等着太医提着箱子离开,方才道:“算起来你受伤也有二十几日了,怎么伤口还在流血”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正常来说,伤口本身该早就长好了。

    太子不语。

    十日前溶溶使了死劲儿把他刚刚合拢的伤口全撕开了,等于又受了一遍伤,因着伤上加伤,因此恢复得比通常情况还慢。

    就这两天,才没渗血了。

    这些话太子自是不会同谢元初多讲,一心想把此事含糊过去。

    “今儿来这么早,谁让你来的”

    “能催着我来找你的,还能是谁”谢元初见太子问起正事,顿时笑了起来。

    “母后”

    谢元初摇头,“你上了那样的折子上去,该想到皇上要找你吧”说罢,谢元初取出一张奏折,放到桌上。

    这奏折是太子昨日送到礼部的,奏请追封傅氏景溶为太子妃。

    皇帝之前跟礼部打过招呼,不管太子给元宝生母定多高的位分都照单全收,依礼追封便是。然而礼部尚书一见这折子,思忖过后,仍然不敢擅专,问到了皇帝那里。

    果不其然,皇帝一听就勃然大怒。

    他心里想的位分,大约良娣、良媛比较合适,若是太子执意要追封侧妃,只是追封那也就不计较了。

    偏偏太子请的是太子妃之位。

    他之前从未婚配过,追封太子妃,那可不只是一个名头,而是追封为元配正妃。

    一旦傅氏被追封为了元妃,之后迎娶的太子妃便会被压一头。

    太子轻笑:“父皇定然龙颜大怒,又怎么会让你来做说客”

    “自然是皇后娘娘的意思,你知道的,元宝在皇后娘娘心里,那可是独一份的宠爱,连你都比不了。”

    太子微微颔首。

    元宝从小就没了母亲,万幸他福泽深厚,跟皇后结了独一无二的缘分。

    太子有些欣慰,至少自己并不是孤军奋战,母后也想给元宝最好的出身。

    “母后怎么同你说的”

    “皇后娘娘说,皇上看中了威远侯府,想给他们一个体面,殿下若不顺着皇上的意,恐怕元宝进玉牒的事又要拖延。”谢元初说着,压低了声音,“娘娘的意思,定位分不必急于一时,将来还有机会。”

    依照惯例,将来太子荣登大宝,还会大封后宫,到时候再行追封之礼也无不可。

    元宝已经是太子的长子,未必非要去争元配嫡子的名头,将来只要沾上了嫡,嫡长二字一合,谁也越不过元宝去。

    太子眉峰一动:“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母后是同跟你说的”

    “娘娘并非这般说道,是我妄自揣测,殿下以为如何”

    “不如何。”太子顿了顿,“不过到底是母后一番苦心,便如母后所愿,暂追封为侧妃。”其实,他从来没想过皇帝会答应此事,这么做至少为了试探一下母后的心意罢了。

    见太子松了口,谢元初大喜过望:“正是如此,先追封侧妃,往后……再进一步也未尝不可。我离宫的时候,娘娘还说,下月初九是个百年难遇的黄道吉日,就在那一日在东宫为元宝办个宴会,好生庆贺一番。”

    “辛苦你了,元初。”

    “臣子为殿下分忧那是应该的。”正在这时候,外间传来了溶溶同元宝说笑的声音,两人像是从小书房的门口径直走过,往寝殿那边去了。

    谢元初觑了太子一眼,忍住笑:“殿下堂堂东宫之主,怎地被赶出了自己的寝宫”

    “滚。”太子冷冷道,说着便将手边的一本厚厚的书砸向了谢元初。

    谢元初可不是福全,见状侧身一闪,便避了过去,不过他知道惹了太子,飞快地笑着离开了书房。

    走出玉华宫,正好见到溶溶和元宝一人拿着一个风筝在玩。

    “元宝,放风筝呢”谢元初走上前,一把将元宝抱了起来,“你会放风筝么”

    “我当然会,去年父皇教过我。”元宝自信满满的说。

    “咦,”谢元初伸手挠了挠脸颊,疑惑道:“是么我怎么记得有人把风筝挂在树上,哭着喊谢叔叔帮我拿下来。”

    元宝最不喜欢在溶溶跟前丢脸,听到谢元初说他的糗事,脸上顿时挂不住了,拿起风筝就开始绕线。

    “你胡说,姑姑你别听元初叔叔的话,我这就把风筝放起来,我放得可高了!”

    “好,我帮你拿着风筝,等下我说可以跑了,你就往前跑,不过别光顾着看风筝,也要看路,摔倒了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了。”

    元宝拿着他的燕子风筝,眼巴巴地回头看着溶溶。

    溶溶握着风筝,等到手中的风筝借着风力有跃跃欲试之感时,大喊了一声“跑”,松掉了手中的风筝线。

    元宝一得令,立即向前跑去,这股风来得正好,“嗖”地一声便将风筝送上了半空。

    “太好了,我的风筝飞起来了。”

    玉华宫外,笑声一片。

    太子负手站在窗口,看着外头言笑晏晏的三人,“砰”地一声将窗户关上。

    福全在旁边看得直叹气。

    死要面子活受罪啊,想出去玩就自己去呗!

    溶溶丝毫没感受到玉华宫里的暗流涌动,如今天儿正好,乍暖还寒,即使站在日头底下也不觉得热,正是最适合在外面玩的时节。元宝的燕子风筝是她亲手扎的,手还被竹条划破了两个口子,可是能给元宝亲手做风筝,她高兴!

    “溶溶,瞧你如今的气色比在侯府时好上许多了。”

    “多谢世子关心。”

    “客气什么,你在东宫都不必自称奴婢,往后该是我同你行礼的。”

    溶溶脸一红,“世子太高看我了,东宫的人不过是瞧着元宝的面子给我一点体面罢了。”

    谢元初静静打量着溶溶。

    素雪绢的衣裳,妆花缎的裙子,都是天底下最顶级的料子,只不过用的都是素色布料,上头只有些暗纹绣花,看起来并不过分华丽,反倒显得素净。更加画龙点睛的是外头罩那一件纱衣。这纱衣想是用天蚕冰丝织的,如水、如烟、如雾,溶溶站在那里,便如笼在一团云雾之中,平添了几分仙气。

    溶溶本来一直在看着元宝,忽然听见旁边没声了,转过头正好对上谢元初呆呆的目光。

    两人目光一碰触,谢元初顿时清醒过来,迅速收回目光。

    “溶溶,这阵子你是不是都没回梧桐巷了”

    “嗯,”确实,自从溶溶认定了元宝,就一步也不想离开东宫。十日前太子对她做了那些事后,她对他日防夜防的,压根也没空档想旁的事,“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倒不是什么大事,蓁蓁前几日去你家里探望祖母,回来说你家里在巷子口租了个铺面,要开个包子铺。”

    祖母要开包子铺

    听着谢元初这么说,溶溶忽然觉得有些惭愧。

    在她心里,始终只把自己的儿子当做亲人,薛家的人只不过是附带的。

    可她占了原主的壳子,薛家的人待她却是真心实意的。

    “多谢世子告知,说来惭愧,这阵子我都没来得及回去瞧瞧,倒是蓁蓁帮我探望了祖母。”溶溶说着,望向谢元初,“蓁蓁是个极好的姑娘,希望……希望她日后能有个好归宿。”

    她不好同谢元初说什么抬姨娘的话,但跟谢元初这样的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便好。

    谢元初闻言,脸上的表情立即有些不自然。

    蓁蓁他自然是喜爱的,也愿意给蓁蓁一个名分,只是如今家里因为谢元蕤的事闹得鸡飞狗跳,哪里能顾得上纳妾的事。

    谢元初干咳一声:“怕是你一时半会儿都回不去梧桐巷。”

    “世子何出此言”

    “元宝的大名定下来了,皇后娘娘想着当初百日宴没有大办,这回说什么都要在东宫好好热闹一次,你可不就要忙起来了。”

    “定下来了皇上给元宝定的什么名”溶溶好奇问道。

    之前一直听元宝说是要等着皇上赐名,溶溶私底下在心里给元宝取了不下十个名字,时常都在想元宝到底会叫什么。以为要等到正式进玉牒的时候才知道,没想到谢元初居然知道。

    “你不知道”谢元初疑惑。

    溶溶摇头,她怎么会知道,又没人告诉她。

    只听得谢元初道:“刘璟,皇上赐了元宝一个‘璟’。”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要低调一点啊,低调,低调。

    顺便低调的求一波营养液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好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纳兰真 100瓶;人走茶凉 30瓶;谨年 27瓶;haozihappy、吱吱、只只、七彩鱼、简单 20瓶;yydsb、缱绻、?好梦 10瓶;西粥、fee、啊年、harpy小米 5瓶;红色卡卡 3瓶;慢慢飞的虫、莺时 2瓶;kkkk、柠檬精、小小happy、jojo、月光、徐徐、橙子、七个小媳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