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那不会是爱吧 > 第11章
    第11章

    沉默许久……

    “你是来提醒我的?”赵茗茗试探地问。

    “赵小姐对感情依旧梦幻……”叶靳拓眼睛露出很淡的嘲弄,“还是谨慎为好。”

    赵茗茗心里有些不服气,但细想叶靳拓的话也有几分道理,金灏阳的热情的确是有些让人觉得别扭,更何况刚刚叶靳拓坦承自己竟然是《预见钟情》的托,天,这档节目真实性简直是一降再降。

    “谢谢提醒,不过我也是有眼睛的。”赵茗茗平和道。

    叶靳拓没什么表情。

    “我先上去了……”赵茗茗掏出钥匙打开门,又看看叶靳拓,“太晚了,就不请叶医生上去坐了。”

    打开门,又轻轻推上。

    赵茗茗上楼的时候心跳加快,进了屋子本能地跑去阳台,俯身一看,叶靳拓的车子还在,立刻拉好窗帘,走近厨房为自己倒了杯热茶。

    对叶靳拓,要说没有心动那是假的,只是现在的赵茗茗不是什么豆蔻少女,对爱情的防御性很高,叶靳内外条件再好,作为她来说,想的自然要远一些,譬如他们合适不合适,譬如他到底是有几分真心,譬如这是不是一场游戏。

    去洗手间卸妆,涂上乳液,赵茗茗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眼角有一条极细极细的皱纹。细纹这种东西就是隐患,不及时处理很快有一天会全面爆发。

    赵茗茗揉揉眼睛,耳边听到断断续续的车子发动又熄火,熄火又发动的反复作响。

    再次跑到阳台,俯身一看,这一看吓一跳,叶靳拓正倚在车外,一双眼睛直直地看上来,捕捉住赵茗茗有些慌乱的眼睛。

    赵茗茗一时躲也不是,迎着他的目光也不是,只好轻轻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回去。

    可是他偏偏不走,他的目光依旧带着些挑衅,像是示意她下来,他有东西让她看。

    赵茗茗攥了攥手心,趿着拖鞋下去。

    “叶医生,你怎么还不回去?”

    赵茗茗轻声道。

    “忘了给你看个东西。”叶靳拓快步走向车后箱,打开,瞬间,是绯红一片,大朵大朵的粉色玫瑰簇拥在一起。

    赵茗茗惊讶。

    “送花,每个男人都会的技巧。”叶靳拓不以为是地笑笑,有些暗指白日里金灏阳捧着的那明晃扎眼的白色百合。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茗茗问。

    叶靳拓随便取下一支嗅嗅,走近赵茗茗:“还不够明显吗?”

    赵茗茗再笨,此刻都明白了,但不变的是晕眩。

    “如果你很介意那次没有选择你,那现在算是我的重新选择。”叶靳拓问,语气没有充满爱意的浓烈,很淡很自然。

    “你喜欢我什么?”赵茗茗问。

    叶靳拓笑。

    “你自己都说不出?”赵茗茗又问。

    “很简答,就是看对眼。”叶靳拓说道,“但我不屑和某些小男孩一样说些一见钟情,非你不可的陈词滥调,没这样的风情。”

    赵茗茗一动不动。

    “赵小姐难道对我没有好感吗?”叶靳拓的语气流露出自信,他清楚地记得那次节目赵茗茗对自己没有拒绝,是为自己保留机会到最后。

    “没有。”赵茗茗没好气地否认。

    “哦?那也罢,但至少我认为自己还没什么地方会惹人讨厌。”叶靳拓淡淡道。

    “你一直是那么……自信?”赵茗茗差点将脸皮厚三个字脱口而出。

    “没办法,天生面皮比别人厚一些。”叶靳拓笑。

    赵茗茗脸红。

    “赵小姐还没给我答复。”

    赵茗茗想想问:“你都说不出喜欢我什么,只能说明你对我只是瞬间的感觉,这太脆弱。”

    叶靳拓没有否认:“的确,是一时间的心动。”

    “会持续多久?”赵茗茗问。

    “不清楚,感情这个东西说不准,许多人不到几个月便俩俩相厌。”叶靳拓说,“承诺,保证,这些有意义吗?完全没有,只是类似赵小姐这样的女人的梦幻和安慰而已。”

    赵茗茗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爱情观和自己的相差太多,或者说,她自己太较真,而他太凉薄,一看就是纵横万花丛多年,擅于撷取女人芳心却绝不会珍视的男人,而此刻他对她的表白也不过是见猎心喜,随欲而为之。

    “谢谢,不过我拒绝。”赵茗茗说。

    “理由是?”叶靳拓问。

    “如你所说的,我太梦幻,你太清醒,我们不合适。”

    叶靳拓笑笑,完全没有被拒绝的挫败,很轻松地抬臂将手上的粉玫瑰掷入不远处的垃圾桶。

    “刚才算是给我自己一次机会,也是给赵小姐一次机会,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必要有隔阂,芥蒂。”叶靳拓笑,眼神却深得如一颗黑子,“算是叶某唐突了,当然,这是最后一次。”

    像是暗示赵茗茗,错过这次,不会有下一次。

    说来说去,叶靳拓还是一个自负自傲的男人。

    车子很快开走,像是一切没有发生过,赵茗茗上去前不自觉地看了看边上的垃圾桶,那朵粉色被大片污渍浸染。

    叶靳拓回家,跨进门便看见一只浑圆的小屁屁朝柜子外撅出,立刻猜到是叶展冬这个小皮蛋趁他出去的时候在偷偷将游戏机拿出来玩,听他回来便急忙塞回去。

    啪,往小屁屁上一拍。

    “啊,叔叔!”叶展冬捂住嘴巴,面露心虚。

    “玩游戏了?”叶靳拓笑笑。

    “没有……嗯,只是一会,一会。”叶展冬脸红。

    “今天练字了没?”叶靳拓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

    叶展冬转了转眼睛,结巴道:“一点……点,一点点多一点。”

    “每天偷懒……”叶靳拓摇头,随即严肃道,“去拿出来,今天不练不能睡觉。”

    叶展冬只好去拿练字本。

    “叔叔~这个是什么字?”叶展冬挠头,觉得这两个字好难写,拐来拐去的,用黑乎乎的橡皮擦了好几遍。

    “拒绝。”

    “是什么意思?”叶展冬问。

    “就是你的心意别人不稀罕。”叶靳拓垂眸,看那两个字,心里微微发刺。

    “啊?那叔叔被人拒绝过吗?”

    叶靳拓沉吟很久,伸出两指直捏住小侄子白松松的脸:“小皮蛋怎么肥了这么多?”

    “啊,叔叔,为什么掐我~好痛痛~”叶展冬撅起嘴巴,心里却在害怕枕头下的巧克力别被叔叔搜出来。

    “继续练字。”叶靳拓平静命令道。

    “叔叔刚才去哪里了?好像有点生气……”叶展冬轻轻嘀咕。

    叶靳拓看看这个多嘴的小皮蛋,想起小皮蛋这几天总是在嚷嚷赵阿姨人好,又漂亮,还会和他玩,要和赵阿姨住在一起。

    “赵阿姨怎么可能和你住在一起?”叶靳拓当时摸摸小侄子的头,笑道。

    叶展冬转转眼睛,捂嘴笑:“可以……先和叔叔在一起,再和我在一起。”

    小家伙年纪小,豆芽的一根,脑子还东想西想的,偏偏这个逻辑还是对的,果然是被他奶奶,小姑子的碎嘴荼毒已深。

    想到这里,又想起赵茗茗那张白净的脸,清润的肌肤,不知为何,叶靳拓有些燥热,拍了拍小皮蛋的脑袋嘱咐他好好练字,自己起身去浴室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