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科幻小说 > 绝对引导[未来] > 第18章 对抗赛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比赛在周四进行,分哨兵组和向导组,公平起见,哨兵组又分首席、次席,至于末席哨兵,在校内选拔赛的时候就已经被淘汰光了。

    亚撒走下台来,他刚刚和谢里尔分别完成了单人的搏击项目,剩下的就是双人项目了。哨兵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一般都很强,尤其是他们出任务的时候大多驾驶机甲在各自的位置上根据战【河蟹】略进行配合,但是这次比赛是以体能和精神力比拼为目的,学校如果出动机甲进行大型对抗赛也需要一连串非常麻烦的程序,所以这次比赛就干脆只在精神赛上设置了双人赛。

    战场上,哨兵在机甲内操纵,在接近对方之前通常都会遭受一系列的精神攻击。

    但是在300年前,战场上的输赢都是纯武力决定的,是一次意外改变了这一切。

    在那个时候,向导被看做是类似哨兵的心里理疗师一样的存在,虽然稀少,但是却不受到重视,尤其是身娇体弱的向导一旦和哨兵结合就会变成对方致命的弱点,那个时候的向导的处境与其是说困难更不如说是悲惨。

    他们被关在一个叫做“塔”的建筑物里,与如今的哨兵向导学校相似但是受到的待遇确实大不相同,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一样被编上号码,在初潮到来时被迫送去当做有军功的哨兵的奖励。但是结合之后等待他们的不会是自由的生活,而是比以前更加严密的监视和控制,因为他们一旦受伤死亡带来的可能就是联邦重要指挥官将军的离世。

    哨兵向导对彼此的需求无法阻隔,联邦只能想出把们严格控制这种馊主意。

    直到一位将军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向导。这个向导觉醒的时间比较晚,一直到过了20岁才分化,这时候她已经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而且她的父母非常疼爱自己的独生女儿,不忍心将她送到塔里去,因此悄悄的将她藏在家里,并没有人发现她已经分化成为了一名向导。

    但不幸的是,在这个女孩儿父亲的生日聚会上,潜入了一名敌方的哨兵前来刺那个杀他。女孩儿的父亲当场受重伤昏迷不醒,刚刚分化还没办法很好控制自己的女向导看到自己的亲人倒在血泊里引发了精神紊乱,她的精神力瞬间放大,尖锐的漫无目的的开始对在场的人无差别攻击。

    本来,一个刚刚分化能力不稳定的向导,根本不能真正的对别人的精神域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无巧不成书,那个被派来刺那个杀将军的哨兵与这个女孩儿的相容度非常高,达到了90%以上,他的精神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女向导的混乱的精神连接,也因此失去了对她的精神防御,女向导胡乱攻击的精神力瞬间刺入了这个刚刚自己精神结合的哨兵脑中,导致这个走背字的家伙当场死亡。

    这件事引起了联啊哈哈邦上层的高度注意。这个哨兵死亡的真实原因被立刻封锁,很快有专家带走了将军的女儿进行研究。

    这件事很快就被人抛之脑后,但是十年后,联邦中央科研院却宣布他们研究出了一种新型武器,一种专门用于精神攻击的武器,它被冠以当年那场意外事故的女主角的名字——黛莉1代信号释放仪。这是一种专门为向导配备的武器,战争中,向导只需要携带这种仪器待在战场附近,就可以通过前方传达回来的信息锁定目标,利用“黛莉”在短时间内放大自己的精神力对对方哨兵的精神域进行干扰。虽然可能还做不到一击毙命,但是要知道战场上任何的一个小失误都足以致命。

    在“黛莉”刚刚问世的一段时间内,联啊哈哈邦军几乎是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是好景不长,敌军也很快利用他们缴获的信号释放仪研制出了类似的东西,战场上的联啊哈哈邦军也尝到了自己用来对付敌人的手段。

    此后,在这场战争中双方运用的精神武器不断升级。但是由于联啊哈哈邦占得了先机的缘故,最终获得了战争的胜利。也是从那以后,向导的地位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精神训练也进入了哨兵向导的日常课程当中。

    对于亚撒和谢里尔来说,因为一场轮空的缘故,不出意外他们只要再战胜两组对手,加上他们的体能对抗训练成绩,夺取第一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哨兵之间哪怕是精神对抗也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同组的两个哨兵只需要将两人的精神力输出外化成型,最大可能的使这个成型物体在两个哨兵精神相邻处没有缝隙。外化结束,参赛双方就同时利用自己这一方的成型物碾压、顶撞、冲击对方的,场内的仪器将会记录下比赛过程中两边的精神力损耗,一旦一方精神力损耗下降至某个界定点,比赛停止,另一方获胜。

    亚撒和谢里尔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同为哨兵的两人由于幼年相识,所以精神域对彼此的排斥低于其他哨兵之间的组合,他们的默契也是其他人难以比拟的。亚撒的母亲还在的时候,常常开玩笑劝小谢里尔给亚撒做向导,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是这件事还是在谢里尔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简直难以磨灭的阴影。【劳资那么爷们儿哪里像个受啊喂——!

    一场轮空,一场轻松获胜。一切看起来和想象的一样顺利,但是当他们看见第三组走上来的对手时,两个人同时黑了脸色。

    “为什么会有一个向导?!这不是哨兵组的比赛吗?”谢里尔生气的冲到裁判面前“是我走错了还是她走错了?!”

    来围观比赛的不少是末席哨兵甚至还有部分护卫和普通人,他们的感官和精神灵敏度都远不如首席哨兵,无法立刻判别哨兵向导,听到这话台下立刻“嘘”声一片,议论纷纷。

    “不要激动···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裁判立刻无辜的举起双手“柯基同学已经进入了决赛,但是他的队友却接到了紧急调派任务,柯基同学向我们提出了申请,希望能继续比赛。而且他的伴侣刚好在这里·····”裁判尴尬的解释道,见亚撒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立刻补充道:“我们已经测算过了!这位向导同学的精神力还比不上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一半!”

    “请体谅一下!如果强行取消比赛资格的话对柯基同学并不公平····”

    “那这样就对我们公平?!”谢里尔几乎是咆哮着逼近裁判,那个胖裁判被他逼得步步后退。谁都知道,精神力水平相似的哨兵向导进行比拼,输赢很难说,因为这种情况下向导进不去哨兵的屏障哨兵也没办法把向导彻底赶出去。

    但是双人就不同了,两个哨兵的精神外化成型物之间必然存在缝隙,结合过的哨兵向导就不会。而且向导的精神力可以灵活的幻化,缩小体积从哨兵精神间隙钻过去侵入精神域!所以说哪怕是精神力相差悬殊,不同的组合阵容也能让这两个能力卓然的哨兵败落。

    因此谢里尔的生气是有道理的,而且亚撒也很生气。他站起身来,绕过谢里尔走到裁判面前。亚撒这几年间因为越来越阴沉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做事手段早已“凶名在外”,其他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随着亚撒的脚步,胖裁判的两条腿像筛子一样抖得越来越厉害——

    “喂——”

    “咕咚!”亚撒的话还没有说完,胖裁判就因为紧张没看清身后路直接踩空滚了下去。

    亚撒:“·······我什么也没干。”

    谢里尔“······干得漂亮!”

    对面的一对哨兵向导突然觉得有冷风从身后吹过。

    #点蜡#

    因为裁判晕过去了,所以只好再去请后备的临时裁判来顶上,谢里尔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一只机械手,熟练的拆开再装上,惊得一众围观党目瞪口呆。

    亚撒闭着眼睛在椅子上养神,他放平心情,缓缓的吐息,将五感放到灵敏的状态,一瞬间台上台下的喧嚷、轻声细语,树上的鸟鸣地下的虫游都听的一清二楚。突然,一阵很淡、但是独特的香气传入鼻端!亚撒立刻睁开了眼睛——

    兰伽忙的几乎是脚不沾地,那些哨兵们在擂台上大搞破坏,维修人员不够数,只好让他们这些后备人员顶上。

    “嘿,是说你呢!就是你!”一个穿着工作制服的人跑了过来,快速的用读卡器在兰伽手腕上的工作证扫了一下“正好是个裁判,跟我走吧!”

    “去哪儿?我还有工作····”兰伽被人拉着袖子走,询问道。

    “去当裁判啊···原来那个家伙被选手吓晕了!”

    “······”吓晕裁判是有多凶残啊为什么要叫我去!兰伽在心中默默吐槽者。却不知道,前面正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