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女生言情 > 爹地来宠:萌宝闹翻天 > 第16章 禽兽,衣冠禽兽
    慕如琛疯狂地亲吻着她的唇,她的脖颈,然后微微抬起身体,撕碎了她身上的仅存的衣服!

    突然的凉意让安立夏从绝望中清醒过来,本能地伸手抓住一旁的酒瓶,就这么突然挥了过去!

    只是当酒瓶快要砸过来的时候,慕如琛突然躲开。「^追^书^帮^首~发」

    嘭!

    酒瓶重重地打在床头,香槟从酒瓶里迸溅出来,洒在了床上,慕如琛的身上,还有安立夏的身上。

    此刻,安立夏的上半身只有胸贴,香槟洒在白皙的肌肤上,仿佛沾了露水的花瓣,迷惑人心!

    慕如琛看着她的身体,然而下一秒……

    “臭流氓!”

    随着安立夏的声音,一杯冷冷的酒突然泼到了慕如琛的脸上!

    冰凉的液体让慕如琛的头脑清醒了不少,而再回头看安立夏的时候,她已经裹住了被子缩在床头,与他保持尽量远的距离!

    空间,有暂时的安静。

    “滚出去!”安立夏瞪着他。

    慕如琛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只坐在床尾,背对着她。

    领带扔在地上,衬衣也半开着,头发凌乱,身上,脸上都是酒渍,甚至那张精致如仙的脸上,还有被她打出的红痕。

    此刻,他哪里还有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安立夏,你穿成那个样子在沙滩上做什么?”慕如琛的声音带着沙哑,虽然一样不爽,但是却没有了愤怒。

    而安立夏也发泄过了,连同今天早上看到八卦新闻的那种气愤也一起发了,所以心里的火也没有那么大了。

    “那叫比基尼,沙滩上的人都在穿,我的款式已经很保守了,我在晒太阳,你让我穿长衣长裤怎么晒,晒哪里?”

    慕如琛又有些生气了,“就算那么多男人用那么肮脏的眼神看着你,你也不在乎吗?”

    “他们再肮脏也只是看看,慕如琛,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我……”

    “在我看来,你比他们肮脏一百倍!”

    慕如琛再次愤怒,豁然转身,冷冷地瞪着她,“六年前我们什么事没做过,现在你又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立夏拒绝提及六年前的事情。

    “你觉得此刻装作不认识我还有用么?”慕如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安立夏也知道没有用了。

    “慕先生,六年前,我被人下药了,所以所做的一切,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就算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过去六年了,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莫名其妙的跑来打扰我?”

    “各自的生活?”慕如琛更怒,“跟那个叫孔文杰的男人一起生活?做他见不得光的情人?”

    “你胡说什么?”

    “今天他在沙滩拍戏,你就来了沙滩,穿的那么少,不是为了勾引他?”

    “慕如琛,你混蛋!”安立夏要气疯了,“剧组有谁我哪里知道?我来得比他们早好吗?孔文杰是我表哥,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耻吗?”

    表哥?

    慕如琛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眼睛里的愤怒也没有那么多了。

    “你想穿很少晒天阳?”

    “废话,穿多了站在太阳地下,那叫捂痱子!”

    “一会儿会有人送衣服过来,穿上衣服,来隔壁房间!”说完,慕如琛转身离开。

    房间里,狼藉一片。

    安立夏深深地觉得,慕如琛就是一个神经病。

    当安夏去检查自己的衣服是否还可以穿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是前台打来的。

    “喂?”

    “妈咪?”电话那头,是甜甜的声音。

    “甜甜,你在酒店大厅?”安立夏裹紧了被子,“你等下妈咪,妈咪下去接你。”

    “不用了妈咪,我给你打电话的目的就是告诉你,我先先回家了哦,不要担心我。”

    “可是……”

    “我带着钱,会自己打车的,妈咪玩得开心一点哦!”说完,挂断了电话。

    白皙的小身体从酒店的大厅里走了出来,拿起他们的包包,还有妈咪的钱包,以及所有钱,走到路边打车,然后报了自家的地址。

    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上面的司机很年轻,带着鸭舌帽。

    “小姑娘,这么小就一个人出来,很危险哦。”男人的声音很清扬。

    “我相信哥哥你是好人。”甜甜用稚嫩的声音说着。

    “如果我不是好人呢?”

    “那哥哥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哦。”甜甜半开玩笑地说着,“毕竟我敢出来,自然就我可以安全回去的资本。”

    很自信的一个人。

    男人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甜甜拿出手机,给那个“爱神皮卡丘”回短信。

    之前在沙滩上的时候,原本她是打听一下妈咪的情况的,而这个人给自己发短信,说让她先回去,说保证不会让她妈咪再受伤。

    甜甜: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爱神皮卡丘:嗯。

    甜甜扁扁嘴,不满意他的态度:如果我妈咪这次再带伤回家,你跟慕如琛都死定了。

    爱神皮卡丘:他不会的。

    甜甜:上次他不就把我妈咪弄伤了吗?

    爱神皮卡丘:他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很后悔。

    甜甜:你是他肚里的蛔虫吗?

    爱神皮卡丘:我是先知。

    甜甜撇嘴,不再理他,这个人到底是谁?她想,是不是应该去查查啊?

    他好像比她还希望妈咪跟慕如琛在一起。

    有问题!

    半个小时候之后,服务员为安立夏送过来了一件吊带裙。

    草青色的,看起来很嫩。

    考虑到总不能光着出去,安立夏虽然很鄙视慕如琛的眼光,但是还是穿上了。

    将黑发束起来,此刻,镜子中的人,清雅得像是在晨雾里绽放的百合花,娇艳欲滴,尤其是那双明媚的桃花眼,带着不露痕迹的魅,诱惑人心。

    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慕如琛正好走到了她的门口,看到她的样子,黑眸里有瞬间的迷离,之后,便又重新覆上了一层冰。

    “跟我来!”

    “做什么?”

    “晒太阳!”

    “……”安立夏跟在他的背后,坐了一个挥拳打他的动作,在心里无尽地鄙视,装什么装,禽兽,衣冠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