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69章 设定六十九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角色扮演最新章节!

    设定六十九:天道不仁(三)

    “是你!?”

    单子魏吃了一惊, 他没想居然能在这里碰上玩家, 而且还是认识的。乐文 小说

    对面的袭击者一头嚣张的红发, 正是单子魏在第一个监狱棋盘遇见的龙帝无双。某只花痴病还记得那次棋盘结尾,四个犯人在系统的坑爹设定下相互残杀,由于他撒谎自己是杀人犯, 所以他先是被龙帝无双怼,后被解决了龙帝无双的host收割……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正是你爷爷我!”龙帝无双叫嚣着扑过来。

    “等等!上次明明是host干掉你的!为什么攻击我!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直接被host一刀捅了——”

    单子魏边用魔法扫帚一棍子抽在龙帝无双的手臂上,边苦楚地申诉——他说的其实都是废话, 游戏中PK还要什么理由,更别说他和龙帝无双之间确实有怨, 单子魏之所以扯这么多,就是为了打乱龙帝无双的注意,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使用设定牌。

    果然host在哪都是大杀器,龙帝无双瞬间被拉走了仇恨和注意力,他攻击的轨迹被单子魏抽偏了却没有马上补上, 而是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你也被那衰货杀了?”

    “是啊,被偷袭了。”单子魏盯着龙帝无双的眼睛, 顺着对方的情绪说下去,“如果再让我遇见那货……”他凶神恶煞地龇了下牙。

    龙帝无双同仇敌忾地点点头,然后他反应过来——当初他会死,眼前的人也是原因之一好吗!

    “该!让你骗我!”

    红发青年凶狠地劈下短剑,下挥的短剑被一柔软的布料格挡。红衣黑裤的单子魏抓着魔术帽反扣在头上,后滑一步抛出魔镜。

    “呲啪——”

    毫无二致的镜像切入单子魏和龙帝无双之间, 将两人隔开。单子魏摸了一把与他合作无间的小盖亚,对镜像下达了指令:“攻击!”

    ——设定牌已激活,他也无需废话,直接和来犯战个痛。

    “碰!”

    龙帝无双被镜像打得个正着,他连忙去看SP,见伤害不高,不由哂道:“垃圾!”

    白发青年抿了抿嘴,似乎又无奈又不甘。龙帝无双无视镜像对他的攻击,信心爆棚地砍向单子魏,一剑一剑砍得无比兴奋。

    “死吧!死吧!死吧!……”

    白发青年被打得只能挥舞着那顶魔术帽进行格挡,偶尔弱弱地回击一两下。龙帝无双简直要笑出声来,一顶柔软的帽子能挡住多少伤害呢?它连盾牌都不是,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至于单子魏回击的那点伤害,对龙帝无双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龙帝无双打得兴起,连梅花SP全黑了都不介意。虽然看不到单子魏的SP信息,但他的输出比单子魏要高得多,付出一些SP解决白发青年,他认为是值得的。

    当龙帝无双的梅花SP掉到30%的时候他隐约感觉不对劲,掉到15%开始慌了——对方怎么还不心灵崩坏?

    不可能啊,他输出比对方高得多,即使那帽子真能格挡一些伤害,在他几套输出技能后对方根本不可能支撑这么久!

    当龙帝无双终于静下心认真观察的时候,他惊恐地发现他的技能根本没有每次都奏效。比如他想用输出最高的技能“霜落”,这技能有个前置动作,就是将短剑抛起再接住。每当他想要使用“霜落”输出的时候,总有那么一扫把恰好打在他的手上,让他没接好短剑。前置动作没完成,系统会自动判定他没有使用技能,只是在普通攻击。

    ——窝草,那货的反击根本不是为了输出,而是控啊!也就说那货现在就是个控+T啊!输出是后面的镜像啊!

    虽然单子魏不是所有技能都能打断的,但1/4的打断几率已经不错了,消此涨彼,他的SP掉得绝对比对方多。龙帝无双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梅花SP已经只剩9%了。

    虽然很不甘心,龙帝无双已经想逃了,那名白发青年比他预想的要厉害很多。

    正当龙帝无双逃跑的念头刚兴起的时候,单子魏变化了策略,他舍弃了防御,拼着受了龙帝无双两次霜落,用三计重击将龙帝无双的梅花SP打到0。

    心灵崩坏的前一秒,龙帝无双不可置信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SP量……”

    侦查是看不到玩家之间的信息,只有特殊的技能可以看到玩家的SP/MP量,比如host的黄金瞳。龙帝无双看不到单子魏的SP信息,单子魏同样看不到龙帝无双的SP信息,然而单子魏做的一切就仿佛是盯着龙帝无双的SP条在打。

    “估算的啊。”

    单子魏将魔术帽扣在头上,好心地解答。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组过队?”

    ——所以你的技能动作,你的攻击间隙,你能够承受的伤害值,我统统都知道。

    龙帝无双心里一片骇然,知道是一回事,能够借此计算又是另一回事,这样可怕的意识,他只在自己的二哥身上见到过。

    单子魏后退几步,紧盯心灵崩坏的龙帝无双。红发青年红着眼,他并没有继续疯怼单子魏,而是低头看向自己手腕上的红线。

    ——一条与单子魏手上如出一辙、与“天道”相关的红线。

    单子魏第一眼看到龙帝无双时就注意到了,龙帝无双手腕上也绑着一条红线,一直延伸到远方的不知名处。

    那条原本毫无存在感的红线,在龙帝无双心灵崩坏的那一刻猛地收紧,仿佛在挽留马上要逝去的“道”。然而这种紧致让已经崩坏的红发青年很不舒服,他抓着短剑,一刀刀地割着腕上的红线。

    结果,非实体的红线没有断,断的是红发青年的命脉。龙帝无双倒在地上,腕上的鲜血流了一地。

    旁观的单子魏本能地捂住手腕,光看着就感觉手腕和脊椎发凉。

    打倒龙帝无双出乎意料的轻松,本来单子魏还担心龙帝无双会有新大招,对方却意外地毫无长进。单子魏喜不胜收地把玩着魔术帽,有了盾类装备后,战斗果然变得简单很多,魔术帽不仅能减少攻击,还能有效防止他的花痴病。

    在刚刚的战斗中,单子魏做的说白了就是类似过去网游的拉仇恨、掐读条、算伤害,虽然有意识,但由于操作跟不上,导致技能打断的失败率还是很高。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工资,单子魏唉声叹气,制作“角色扮演”模型的理论知识他已经掌握得七七八八,就差钱买设备去实践了。

    小盖亚跳到地上,拖着长袖子帮单子魏捡起龙帝无双尸体上的掉落物。单子魏低头看到他的玩具盒捧着两样东西:一件是国际惯例的白色西洋棋,另一件是一块圆形的玉牌。他还没得及仔细观察,眼角瞥见尸体上的红线如活物般自主落在地上,然后向远方的源头回缩。

    单子魏下意识捞起小盖亚追上去,他的运气不错,没跑多远就追到了红线的根源。

    竹林中有三人,从服饰来看应是同门弟子。其中一位黛衣青年跪在地上不断惨叫,身上源源冒出白焰将他灼烧。

    旁边的一位少女被吓坏了,“师兄!师兄!你、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她想上前,却被另一位玄衣青年拦住,“小雨,别过去!那……是天罚啊……”

    “天罚?”听到这词,少女更是吓得六神无主了,“为什么会降临到师兄头上?师兄那么厉害,且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也许就是因为师兄太厉害了。”玄衣青年艰涩道:“他是个天才。有传言说,越是有福缘的天之骄子,越有可能遭受天罚。”

    少女彻底呆住了。

    在场的只有单子魏能看到,黛衣青年身上的白焰源自他手腕上的红线,那条曾经绑在龙帝无双手上的红线仿佛蜡烛的芯一般越烧越短。它烧出一片白焰,不焚死物,只灼灵体。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黛衣青年就被烧没了痕迹。

    ——这是“天罚。”

    单子魏之前听到段渊提过“天罚”,当时他并没有将它和自己联系到一起,现在看来“天罚”大约都是修真者失去“道”后的下场?

    经过龙帝无双这一遭,单子魏也渐渐琢磨出味道来:进阶棋盘应该是个大型的多人副本,玩家们在这里的身份都是“天道”,与仙侠棋盘的某个修真者通过红线绑定。从玄衣青年的话可以判断玩家之间是存在斗争的——毕竟能对“天道”造成伤害的,也只能是“天道”了。

    至于斗争的理由,单子魏想到天上掉下来的因果线,或许是因为资源?

    就如同单子魏之前在意的那样:一旦玩家死了,绑定的修真者会遭受“天罚”;那么如果修真者死了,绑定的玩家会不会也一同送命?

    这个可能性是相当高的。单子魏想到他那脆弱的小伙伴有点方,他能保证自己活下来,但是他的小伙伴夭折了怎么办?因此为了让小伙伴能够活下去,因果线这些可以帮助小伙伴变强的资源是必须的。

    所以说,这个棋盘的重点是“养成”吗……

    意识到婴儿是生命之重的单子魏连忙去拉红线,他已经和小伙伴分开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啊。

    当单子魏被红线传送到婴儿周围时,迎面就是段渊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旁边的段音尘更是紧张不已。

    ——发生什么事了?

    单子魏慌忙寻找他的小伙伴,然后一眼看到了金鳞池。

    “!”

    白发青年目瞪口呆,眼前的金鳞池简直颠覆了他对池子的印象,它就像是浮在半空中的一个呼啦圈,下方是悬空的,而从上面望下去却是一丈来深的水。

    只见水面上几片银色荷叶伴着一株未开的莲,荷叶的纹理很是奇特,整整齐齐宛若鱼鳞。水底游荡着大大小小、状似锦鲤的光,将原本透明的水硬是映成黄金色,尤其当光折射在荷叶上,整个水面都铺开一片金色鳞纹,让人一眼就能明白金鳞池名字的由来。

    单子魏的婴儿和一名女婴正浮泡在黄金水中,周围的光鲤纷纷避开他们。不同的是,婴儿在水中蜷缩成一团,安静得几乎没了声息;而那名女婴则是笑呵呵地在水中嬉闹,不断挥手去抓周围的光鲤。

    终于,一条一尺来长的光鲤被女婴抓住了。女婴抱住光鲤,她忽如其来地困了,闭上眼睛沉沉睡去。而她怀里的光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女婴体内,当光鲤彻底化没后,一颗气泡包裹女婴,将她送出金鳞池。

    段音尘满脸喜色地接住女婴,将一缕灵气输入女婴体内,引导其运行功法炼化光鲤。

    “太好了,是二品化鲤,玲玲能突破开悟前期了——”

    段音尘瞅到段渊的脸色后瞬间消了音,她赶紧收敛了笑容,转而忧心忡忡地道:“祖父,他太虚弱了,抓不到化鲤。金鳞池的开启时间有限,这样下去只会是白白浪费机缘……”

    段渊紧缩眉头,却没有动作。正如段音尘所说,如果婴儿不借此机会突破至练气期,之后唯有死路一条。然而金鳞池存在某种限制,化神期的段渊根本无法出手介入。

    当然,这是对凡人而言。单子魏不认为有什么可以困住身为天道的他,听到段音尘的话,他马上知道该干什么了。

    ——没事,他小伙伴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抓鱼什么的还是交给家长就好。

    已经自动带入奶爸模式的单子魏拿出一根因果线,意气风发地踏入金鳞池。“噗通”一声,某只花痴病直接沉塘了。他忘记金鳞池外面看起来只有一米高,其实是可以将他淹死几个来回的深度。单子魏惊慌失措了一秒,然后发现这水是可以呼吸的。

    池里的化鲤并没有避开单子魏,对于它们来说,单子魏是不可探知、不可名状之存在。这样一来,满池子的化鲤就像是摆在单子魏面前的鱼肉,任君挑选。

    既然要抓鱼,那肯定是要给小伙伴抓最好的。

    单子魏一路侦查过去,在一众“三品化鲤”“二品化鲤”中发现了一个大家伙:一条足有一米长的“一品化鲤”,连它的信息都说明了它是个好东西,能直接提升修真者的修为,甚至突破瓶颈。

    正当单子魏屁颠屁颠地游向一等化鲤,一抹霞光从他眼睛底下晃过……

    段渊的呼吸猛地一沉,正在照看女婴的段音尘受了一惊,她讶异地看向金鳞池,顿时花容失色:“化鲤皇!”

    金鳞池最多不过一千化鲤,一百条化鲤中会出一条二品化鲤,十条二品化鲤才会进阶出一条一品化鲤,然而一百条一品化鲤未必会出一条化鲤皇,可以见得它有多珍贵。

    那条令段氏二人色变的化鲤皇只有半指来长,发光的身体披着霞光。它的速度极快,眨眼间游至婴儿跟前,好奇地围着婴儿转了几圈。

    婴儿似有察觉,他的手向前张开,似乎想抓住什么,而那条化鲤皇在转第三圈的时候恰好撞进婴儿的手中。

    “这……这……”

    段音尘瞠目结舌,见到化鲤皇已经很难得了,更别说去抓到它。能够进金鳞池的必须是三岁下的幼儿,修为不会超过筑基期。而化鲤皇一旦逃跑起来,它的速度只有金丹期的修士才能追上,哪会像这样傻愣愣地投怀送抱。

    是不好抓,深藏功与名的单子魏摸摸吐出一口水,即使化鲤皇看不见、也没躲他,他也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因果线绑在那条活泼过头的小鱼身上。

    单子魏又瞅了一眼婴儿险些抓住他的小手,他刚凑近了去瞧婴儿手上的红线,婴儿突然伸手吓了他一跳,大约是巧合吧。

    有了这条化鲤皇,他的小伙伴应该就能升级当上大师兄、出任首席弟子、迎娶小师妹走向人生巅峰。单子魏老怀欣慰地想。

    随后,单子魏发现他高兴得太早了。

    化鲤皇转眼间融入婴儿体内,婴儿却发出痛苦的低泣。他的皮肤血肉骨头被霞光照得半透明,唯见数股浓郁的灵气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乱窜到眼睛处逸散。

    “不好!”段渊神色大变,“化鲤皇的灵元过于霸道,他留不住——嗯?”

    段渊目光牢牢锁住水中的婴儿,只见婴儿体内动乱的灵元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按压,勉勉强强地按着一个路径开始运转。

    “星辰诀?”段音尘语无伦次地惊叫道:“他为什么会……怎么可能会……!”

    “哈哈哈不愧是生而知之的天眼者!”段渊眼中精光暴涨,“我之前在他体内运转过一次,竟然只一次就被记住了,天眼者的悟性……当真可怕!”

    段音尘已经说不出话来。虽然修真界存在“自娘胎起就开始修炼”的说法,但事实上幼儿根本没有自主修炼的能力——懵懂的幼儿连身体都无法很好地控制,又怎么能运行功法?他们在知人事之前,每次修炼只能靠周边长辈的引导。

    “但,可惜了。”段渊凝视婴儿,他的神情变化了数次,最终停留在遗憾上,“我还是小看了天眼留下的缺漏。”

    正如段渊所述,即使婴儿早慧地催动修炼功法,他的眼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缺口,每股经过的灵元都会逸散,根本无法制止。

    “祖父……真没办法了吗?”段音尘不忍心地侧过头,任谁看到这样一个惊才艳艳的人在眼前消逝都不好过。

    “除非——”段渊扫了一眼金鳞池上含苞欲放的莲花,叹道:“除非九转金莲盛开,莲子可助其巩固灵元。”

    说完段渊自己都觉得异想天开,这九转金莲已经在金鳞池上长了上万年,怎么可能说开就开。他摇了摇头,已是放弃婴儿了。

    “天意难违啊……”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失去天眼的天眼者到底是没法活下去。

    段渊的呼吸蓦地一顿,这位化神后期的尊者脸上第一次出现难以掩饰的震惊。

    眼前正上演着一场奇迹:化鲤皇逸散的灵元似乎惊动了水上的睡莲,淡金的莲花轻颤,它仿佛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伸展开身体,开始尽情绽放自己的美丽。

    导致这一切发生白发青年坐在银荷叶上,勾起嘴角:天意难违什么鬼,我就是天——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九转金莲绽放的华美让天地间的一切失色,这种极盛的丽不被天地所容,因此仅存在一刻就香消玉殒,徒留一株银莲蓬。

    咚。

    一颗金莲子落入水中,咚,又是一颗。

    九颗金莲子相继沉入水底,其中两颗被水波一推,正好碰到婴儿干扁的眼睛。它们仿佛找到新的容身之地,滋溜一下没入婴儿眼皮之下,与婴儿的眼睛完美契合。

    传说太乙真人用莲花重塑哪吒,莲花自古以来都有固灵补体之效,更别说是上古灵药的九转金莲。虽然取代不了天眼,却也勉强补上了婴儿的缺口。婴儿体内的灵元终于安分了,他的身体也从半透明态恢复原状,然后被一颗水泡包裹着送出金鳞池。

    总算是没事了,单子魏拿着仅剩一条的因果线松了口气,他的小伙伴如此多灾多难,手上这点资源真不够他使的。

    【设定4:你的“时机”权限解锁了,可通过机缘线捕捉时机。】

    【设定5:你的“挂运”权限解锁了,可通过命运玉书写命运。】

    仿佛为了褒奖单子魏的不懈努力,系统一连刷新两个设定,看得单子魏一愣一愣的。先不论那两条看起来不明觉厉的新权限,他的权限和婴儿的修为有关,也就是说——

    “筑基!”

    段渊上前一步抱住婴儿,他略微一探知,顿时呼吸都重了,“你果然是上天眷顾的气运之子!”

    筑基?单子魏琢磨了一下:按他们之前的说法,修真者第一阶段是开悟,开悟之后好像是练气吧?练气后是筑基?所以说,他的小伙伴这是跳级了?

    用了两条因果线果然物有所值。单子魏沉沦在小伙伴雄起的愉悦中,他没有看到段音尘的表情,也就不知道一岁就筑基在修真界是一件多么骇人听闻的事。

    段渊大笑着举起婴儿,竟用近乎平等的语气与婴儿对话。

    “你应该能感觉到,你的生机在不断流失。”

    ……等一下!旁听的单子魏惊了,都已经这样大补了,他小伙伴还那么娇脆——难道说这就是困难模式的难点?

    所幸段渊马上就说出了解决方案。

    “那个缺漏——只有你到化神期才能完全补上。”

    “所以你得修道!你必须修道!”

    段渊厉声道,他凌冽地盯着婴儿,仿佛要将他的话一刀一刀刻在婴儿心头肉上。

    “只有不断追寻那无上的大道,你才能够活下来。”

    “道,是你唯一的活路。”

    婴儿不知是不是为段渊所慑,他发出一个不明显的单音,似泣又似回应。

    这尼玛就像是洗脑……

    看到这样狂热的段渊,单子魏感到说不出的毛骨悚然,他仿佛看到一个狂教徒,不停地向一个小孩灌输一些危险思想——但问题是狂教徒的话听起来好像也没什么错啊,可为什么这么不安呢……?

    一旁的段音尘抱着女婴噤若寒蝉,段渊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他深吸一口气,气息渐渐平缓下来。

    “你……”

    段渊大约是想叫婴儿,却发现他手中的婴儿还没有名字。

    段渊沉吟片刻,“——修远。”

    “从今以后,你随我姓,名为‘修远’。”

    他望向远方,目光缥缈而溃散,似乎想窥见那至高无上的、不可名状之物。

    “道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作者有话要说:  烂作者总算知道仙侠为啥都是大长文了,光把设定讲出来就要好多字【吐血】

    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清明快乐=3333=

    *****地雷分割线*******

    感谢川夏的深水鱼雷=333=

    感谢~夏末~、BetweeWO′、无翼鸟、卯酉、一只大写的域、年少不羁、p的火箭炮=3=

    大密林、蘑骨、颓废读者、lulu、白开水、喵de莎士比亚、(3)、白墨谣、工木澤良、于栖、木聿草、乱七八糟、暮光、喳喳、日叶不修修(2)、黑白人格(2)、珍珍臻臻、寒露的手榴弹=3=

    感谢?д?9(2)、⊙v⊙、==(2)、▼_▼(2)、20139726、20358478、20383690(2)、21773816、21811986(3)、22418713、22871485、22944276、-2、Brs_ XQ(3)、DrHopper、eleven、Ei、lulu(3)、O(∩_∩)O~、On、syuumei、an、you棂、阿虛、阿妆、艾糖(3)、爱丽丝的专属白兔(2)、安静的九、闇、白安安、白开水(2)、白陆泽、白头翁、白呀白呀白、百慕大四角、彼岸(2)、病毒体(2)、不过130不改名、不知云(3)、橙子、吃梨要脱非入欧呀、痴汉一号、雏鹰(2)、丶Lonely People、殿下十六、怢铭、冬 栀(3)、独漪春风、(2)、肚子、诶嘿嘿、二分之一、二毛、廢天地滅生靈神裂寧清、繁华客、飯島蝸牛、方糖子、方园(2)、非鱼、风起、佛说三千、咯咯咯咯蹬、哥哥家的屋子(11)、乖宝宝阿冉(2)、果冻拌果酱、哈哈的包子、哈密瓜、寒露(5)、好南风的七王爷、好一颗柚子(2)、核桃补脑、黑辰曜川、红骨、红李、花觋、圜玺、幻小Hades\'、几轮朝暮、孑言、君、烤肉吃烤肉、辣个苏苏、厘光、漓月星辰、璃落疏、李子糖、林檎さん、灵阳、零酒、楼管、楼上吃我一棒、露宝、露露酱(2)、没有网络、梦到一只孤、弥城木木子、迷失的路、迷途不返、喵de莎士比亚、明祠、明落烟扬、蘑骨、魔法少女杰西卡、陌路菊花开、莫相离、墨笑白(2)、默默w、木呦(2)、沐木、慕清、慕容甜璃、暮光(4)、暮色、南城雨、伱醬、年少不羁(3)、您已和服务器断开连接、欧洲审神者、譬诸流水、蒲清酒、七禾(2)、祁楚、青崖西跃、靑葉、清欢、秋鲤兮、曲帛、鹊踏枝、三思、山猹花、神隐月、沈沈、莳纹、世界我最酷(7)、天光の羽翼、颓废读者、万俟、万夜、我死了_(:з」∠)_yyy(2)、我为什么这么萌、吾名(2)、爔云(2)、徙殇杯(5)、夏侯兰、小可爱修、小土豆、心嗅蔷薇、星语、宿瑜、徐九兼、薛泞、雪乃灵、寻卓翊、亚瑟、要雅正、耀君家的滚滚、耀爷、叶子的小忠犬=~ω~=、一朵摇曳的小花、一夙知其声(5)、一条废苗、一只大写的域、一只小叶修、殷、銀阿九、饮冰、樱木真奈、鹦鹉不喜欢抽烟、雍也芊(2)、幽刀断水(3)、鱼、雨相兜兜、御三千、鸢飞琥珀川、月落日见、云墨珏、云千鹤、喳喳、赵衣木木、折鸢、珍珍臻臻、中分小怪物(2)、中间人、昼夜樂、转运珠(3)、子鼠寅午、左右、作孽的地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