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29章

    唐序白早已将霍庭云划到自己的地盘上, 对他也相对放心, 放下手机后, 他又睡过去两个小时。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坐起来时才想起自己好像睡得迷迷糊糊时接到过霍庭云的电话, 翻了翻通话记录,还真的是。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估计见自己睡着后, 他就走了吧。

    唐序白打了个吹欠,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起来, 然后给霍庭云回拨电话。

    手机没人接,他只好起来漱洗。

    老房子电路都没问题,屋主分房时就进行过电路检修,房间都是现代化设备,主卧还重新隔开一个里间,改成了浴室。解决完个人问题后, 唐序白才下楼。

    大厅摆放茶具的桌子上放着一台最新款的水果手机,唐序白用自己的手机拨打, 确定了这是霍庭云放这儿的手机,他唤来老管家, 老管家身形飘渺的出现了。

    “唐先生,有什么吩咐?”有了卷子鬼的提前教育, 老管家阿香等鬼已经确定对唐序白的称呼就改成唐先生。

    唐序白问:“早上是不是有个男的来过?”

    老管家照实回道:“是的,那位先生这会儿正征用咱们的厨房,阿香急得不行, 本来中午要给您炖老鸭汤的,这会儿都没敢动,怕吓到客人。”老管家掌事多年,也有点眼见力,既然能够允许出现在唐先生房中,想必也不是什么陌生人,他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厨房?他用我的厨房干什么?做饭?”

    “应该是的,具体做什么,我还没问阿香。”

    “不用去了,我过去看看,叫阿香到布偶里休息吧,你没事也别乱跑,夏天日头辣人。”

    “是。”不得不说,唐先生提供的布偶简直就像个,用时下十分流行的说法就是营养舱,老管家进去过一次后就不想再出来了,奈何这是他用工作换来的待遇,工作还是要工作的。

    还要说一句的是,年轻的唐先生虽然面冷,但是心是真的好,从昨晚到现在,一点儿也没为难过他们,更坚定了老管家要好好伺候好新主人的心,至于小主人,他会继续等的。

    唐序白没管老管家是否正在独自上演老泪纵横戏码,而是直奔厨房,看看霍庭云用厨房做什么。

    厨房就要走出大厅往左转,走过一个短廊,再往前走就是,远远的唐序白就闻到淡淡的烟火气,是饭香味儿,别看是老式的房子,厨房里面其实都是现代化用品,燃汽灶,抽油烟机,家用冰箱,洗碗机,内嵌消毒柜,烤箱等等,一应俱全,无论是煮中式的还是烹饪西式,都好下手,自用的东西都是梁森这几天给换上的。

    来到现代这么多年,唐序白早就习惯了,有条件就洁癖重了点,没条件就努力让自己适应“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句话,也算是随遇而安了吧。

    几步路就走到厨房门口,唐序白听着里面传来哆哆哆的切菜声,还挺顺耳,想来会厨艺的人才能切出这种清脆的声响,刀和砧板的碰撞声音也挺美妙,很久没有试过家里有人切菜的声音了,还挺想念的。

    霍庭云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就这么落在唐序白的视线里,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也不挡光,定定地看着这个与过去的某人一模一样的身形,充满了无限回忆。

    他记得那人说:“为你洗手作羹,我乐意之至,什么君子远庖厨,都是些唬愚民的言论罢。”

    此时的霍庭云并不知道唐序白透过他想起某些事情。

    上午,唐序白接完他的电话又睡过去之后,他又不想立即离开,留下来也无事可做,便发给保镖一份菜单,让他到附近超市买回来,等食材都搬回来后,他就钻进厨房,一直捣鼓到现在。这么多年来,他也不能出去工作,空闲的时候,不是健身,就是看书,要么就在家里跟阿姨学习煮几道菜,也没想着终会有一天派上用场,居然还迫不急待想让唐序白尝尝他的手艺。

    “你在煮什么?好香。”从回忆中出来的唐序白已经换了套正常的运动服。

    霍庭云看不到唐序白白皙修长的腿,有所遗憾,他目不斜视道:“是我从阿姨那儿学来的一道菜,待会你尝尝。”

    “好。”他从昨晚睡到现在早已饿得饥肠辘辘,去倒了杯水,找了个位置站着看霍庭云煮饭,越来越有意思。

    他很清楚自己对霍庭云好,是因为别有所图,但霍庭云对他是真心实意。

    他能猜到霍庭云今天出现的原因,无非就是上学的事情。

    霍庭云的厨艺确实好,三菜一汤,两个人刚刚够。

    饭厅就在大厅和厨房之间,两人坐在饭厅里安安静静地用餐,唐序白感到十分满足,饭后他到厨房里走一圈,发现阿香已经替他们准备好一盘水果了,他端着就去了大厅,并对霍庭云说,收拾的事情不用他动手,当然也不是自己动手。阿香等鬼收了他的好处后,现在正是积极表现自己的时候,大白天出来也不怕晒化。

    吃饱歇在大厅时,霍庭云先是感慨这房子很凉快,然后才说起正题。

    霍庭云:“梁森早上跟我说你还是不想去上学。”

    唐序白喝着泡好的茶,说道:“因为我觉得没必要,上学太浪费时间和精力,还麻烦。”

    “行吧,下午我跟校长说一下,免得他问起来,我推荐的学生怎么不去上学。”

    “那你告诉他,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学习不适合我,说是我的问题就好。”

    “他是我爸妈的朋友,不会在意的,他能理解。”

    “那就行,还是要感谢你。”唐序白望向霍庭云的目光有几分复杂。

    “不必。”霍庭云要的也不是唐序白的客气感谢,这样会显得特别的陌生和生分,他不习惯,忙转移话题:“今天下午没别的安排吧?”

    “嗯,没有。”他的安排往往都在晚上。

    “邀请你出去玩,答应吗?”

    “那得看是去哪儿了。”

    “去骑马,你上次见过的陆双灿,我朋友,还记得吧?”

    “记得。”唐序白觉得自己是真的有很多年没骑过马了,再加之有陆双灿,他抬了抬头,便答应了。

    “不会骑马的话,到时候我教你。”指导他人的时候必不可免的要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霍庭云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而这个主意是他那几位损友在群里出的,也不知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是真的在帮他追人,不过,好主意就得用。

    开车的还是霍庭云的保镖,唐序白没驾照,他对谁开车并没有多余的看法,老司机开车还更安全,霍庭云陪他在后面坐着聊天也挺好。

    抵达跑马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太阳开始西下,热还是挺热的,还能撑得住。

    唐序白再次见到陆双灿,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位方异同,两人有说有笑的,见他们两人已到,立即笑得更欢快了,霍庭云倒是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至于唐序白,并不在意。

    见到陆双灿,唐序白并没有马上跟他套近乎,而是霍庭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霍庭云带他去马棚里选马匹,唐序白一眼就看中一匹白色的马,管理员给他牵了出来,还不停向他说明这匹马的血统、来历,还有它的脾性。

    “这匹马性子其实有点烈,如果您是新手,并不建议选它。”

    “没关系。”

    霍庭云有点诧异,他牵了匹黑色的骏马,问唐序白:“真没问题?”

    唐序白说:“我会骑,没事。”

    陆双灿和方异同也牵了马出来,一个个都装备整齐,唐序白其实也临时穿了一套霍庭云准备的骑马装,还挺帅气,但是天气热,他并不是很想穿,现在就想脱掉。

    骑马是件趣事,唐序白跟那匹被列为性子不太温和的马在一起时,居然还挺合拍,叫它干什么就干什么,管理员都挺诧异,更别提以为他不会骑马的霍庭云。

    上了马之后,唐序白一甩小鞭子,马就跑了起来,霍庭云突然被他的豪迈吓着,连忙甩鞭子追上去,就这样你追我赶的赛起马来,也挺有趣。

    玩了大半个下午,唐序白额头上都是汗水,将马交还后,便和霍庭云几人去换衣裳,然后再一同前往预订的餐厅。

    唐序白和霍庭云共用一个换衣间,霍庭云将外衣一脱,八块腹肌尽显,他有意让唐序白多欣赏两眼,脱下衣服才慢吞吞找另一件,唐序白顺手给他递了过去,扫视一圈他的上半身身材,确实不错。

    霍庭云从唐序白眼里只看到平静,就是普通男人看到男人的眼神,半点涟漪都没有,他有点失望,序白应该不喜欢男人吧?

    无意间的试探没试探出结果霍庭云有几分失落,他先唐序白一步出更衣间,在外间等他。

    唐序白其实是有点心里反应,他看到霍庭云左侧胸口有个红色印记,像是胎记,他只是压抑住某些回忆,没有刻意表现出什么罢了。

    霍庭云应该只是霍庭云吧,不是他……

    可是,那个胎记的位置又长得很巧合,是不是他多想了。

    他低头摸了摸胸口前的玉佩,为什么一直没有反应?你到底还在不在。

    叹了口气,换完衣服后,唐序白和霍庭云等人一道去了下一个目的地。

    刚下车,还没进饭店,唐序白余光注意到蹲在垃圾桶旁边衣衫褴褛的男人,他白色的衬衫已经沾满了污渍,裤脚边上沾的不知是泥还是污血,一块块的,路过他身边的人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大夏天不洗澡的人,肯定有酸臭味儿。

    唐序白视线好,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正是警方和学校正在寻找的周旺,看来他是真的在躲债,把自己弄成这样,还真是有本事,完全没有往日打听他人八卦的趾高气扬。

    他拿出手机,借用了饭店的电话给警方去了的电话。

    霍庭云不知道唐序白怎么突然借用饭店的电话,但也没多问,等他打完后才带着他一块儿进包间。

    刚进去,霍庭云和方异同一前一后去了洗手间,包间内只剩下唐序白和陆双灿。

    一直没有机会单独跟陆双灿说话的唐序白开口了。

    “灿哥,你知道范家吗?”

    陆双灿脸上的神情一滞:“知道。”

    “我这里有一份资料,我想应该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看了。”

    陆双灿很是吃惊,唐序白对他了解多少?他是什么意思?

    “是吗?你……”

    “可以抽个时间吗?有事和你单独聊聊。”

    “行。”他倒要看看这个唐序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目标是自己?

    唐序白见他心生警惕,笑了一下:“灿哥,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都是巧合。”

    陆双灿点头,心中疑惑顿生。

    霍庭云洗完手回来时,就发现包间内的气氛有点微妙,陆双灿看唐序白的眼神不太对劲。

    这才几分钟,他兄弟就要撬墙角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